黔夜之鸢

cn黑鹰\黔鸢.屯点喜欢的东西吧.主要是个咕咕文手.圈多坑杂.cp观混乱.很高兴认识您啦.
[我没有烟和酒.你愿意听我讲故事吗?]

[鹤山]妖怪退治(一)

 
 
鹤仙鹤丸×阴阳师山姥切.年龄差有.
脑洞来自以前跟朋友的闲聊.
总篇的风格参考
BGM:オノマトペメガネ.
角色属于原作.鹤山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大概是庆祝极化(?).我才没有咕咕咕.
被被极化真是太好看了呜呜呜我他妈的吸爆
请喰我一口兜帽组安利!
后文走2.
——————————————————————
鹤丸国永在村子边上闲逛的时候看见了一个披着白色斗篷的小孩儿——站在一座不大不小的寺庙前,好像是在参拜着庙里的神明。他身上的斗篷并不是很干净.可是说脏也算不上.只不过看上去是用了很久的.边角的磨损与轻微的泛黄使得这件斗篷看起来很是富有年代感。
 
来这间寺庙前参拜的人说不上少.但是也没有很多.大多数是些祈求幸运平安的人.而且这些人会挑选较为暖和的时间来到这个被矮山的阴影覆盖着的寺庙里来——这里过于阴冷了。通常是许个愿就走,从来不做过多的停留。
 
可是鹤丸国永在鸟居后面已经躲了有差不多一个小时了.这个身披斗篷的孩子居然还没有离开的意思.好奇心使的这位整天无所事事的人想要看一看这个不知来历的小孩子到底是哪方神圣.这么小居然能够安静的在那里坐一个小时什么也不干!要是换作他自己怕不是十分钟就要起来活动活动。用自己的话来说.他怕自己屁股粘在坐位上再也起不来了。
   
聪明如鹤丸国永——他也扮作了一位前来参拜的人。在这个孩子旁边装模作样的参拜了一下这个庙里的神明之后.隔了一段距离坐到了这个孩子旁边。转过脑袋去看看这个孩子.他把斗篷的兜帽拉的很低.从侧面看不见他的面容.但是一头柔软的黄色短发却从兜帽中悄悄的探出.在夕阳的映衬下反射着偏金的山吹色。

 
真好看啊.鹤丸国永想着.像是刚刚凝固的琥珀的颜色。
 
 
“你...”鹤丸国永抢先一步找了话题,“是不是跟家人走丢了?”
 
那个孩子听闻人言轻轻的摇摇头.并没有说话.也并没有转过头来.鹤丸国永因为没有看到他的脸.有些失望.但是表面上还是一副知心大哥哥的模样.带着好看的微笑发问.
 
“你不是本地人吧.我好像没在村子里见过你?”
 
“啊...跟哥哥们刚刚搬到这里来.”少年开口说话了.声音很小.只能供两人听见.与鹤丸那上扬的声线形成了鲜明的响度差异。声线跟想象中偏女性化.甜腻稚嫩的童音有所不同.是出乎意料的清冽嗓音.像一汪泉水一样。
 
“那你来了之后每天都来这里吗?”鹤丸双臂抱膝,将自己蜷成尽量小的一堆.侧过脸去看那个自称是刚搬来的孩子。
 
那个孩子转过头来有些不解的看了看这个一直盯着他的奇怪人物.碧色的眼睛眨了眨.“哥哥让我自己来修炼...”说完便又转过头去.说话方式简略的像个大人一样。
 
“这样啊——那我们就是一个村子的邻居了.以后就请多指教了!我是鹤丸国永、”擅自伸出手去的鹤丸国永突然就有些后悔.毕竟他不知道这个看着很阴沉的孩子会不会跟他这个自来熟的人有一样的想法.跟刚相处半个小时不到的陌生人成为谈天说地的朋友。会不会有些尴尬?他在心里这样想。
 
没想到的是这个孩子伸出手来了.握住了他的手轻摇了两下.磕磕绊绊的回答了.比刚才的声音还要小那么一点儿。
  
 
 
“山姥切国广......请多指教了.”
  
tbc.

评论(9)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