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夜之鸢

cn黑鹰\黔鸢.屯点喜欢的东西吧.主要是个咕咕文手.圈多坑杂.cp观混乱.很高兴认识您啦.
[我没有烟和酒.你愿意听我讲故事吗?]

“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情,我们俩分明有染!”
 
↑大概是自带cp滤镜视角的台词.这个自己颅内高潮(?)的鸣鸣也太可爱了吧

★——文章整理——★

我是一位沙雕文手.所以理所应当的整理一些小文章×
十分低产.而且是北极圈常驻民.
★同人系列:
——连载中——
[鹤山]妖怪退治
(一)(二)
——短篇完结爽文——
[荒天]第一次相遇
[汗萝]清奇的脑洞
  
 
★孩子们相关:
[Tattoo组/犬禽组]
几对儿孩子们的脑洞
[异儿异父的亲爷孙]不老魔女(♂)和他捡的小小屁孩儿
“甘霖娘鸡掰!”

[鹤山]妖怪退治(二)


  
鹤仙鹤丸×阴阳师山姥切.年龄差有.
脑洞来自以前跟朋友的闲聊.
总篇的风格参考
BGM:オノマトペメガネ.
角色属于原作.鹤山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庆祝被被极化产物.我也不知道能写多久的中长篇
这个感觉就好像lv20左右的小切国和lv99的大鹤鹤.
我希望我能把它写成HE.
此章有莺丸出现注意!
前文走1.
————————————————
鹤丸国永是一个悠闲的人.很少对旁人产生特殊的兴趣.也许是活的时间长了.见到东西比一般人要多的缘故吧。但是在这个地方偶然遇见的小孩子却勾起了他极大的好奇心.不知从何而生的感情诱导着他.想要进一步了解这个孩子。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冥冥之中告诉他这个孩子有异于常人的地方.但是至于究竟是什么地方.鹤丸自己也说不上来。
 
这个孩子安静又漂亮.像是一块温玉一样.与庙里供奉的鹤神很是相衬。只有那件有些老旧的斗篷能明确的告诉这么想的人——这是一块儿还未经开拓过的璞玉。

  
“哥哥让我自己来修炼”鹤丸国永想起了这句话.出自那个早熟的小孩儿。
 
啊、那就应该是每天都来咯?
 
于是鹤丸便每天都来看这个“认真修炼”的孩子.有时是明面上假借着参拜神明的名义来跟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上几句.有时是背着他在离着挺远的高树上看看这个孩子。
 
这样一连就是一个月.一个月过来鹤丸国永也没有发现他有在修炼什么.每天只是闭着眼睛坐在仙鹤神像的旁边阖拢双眸直直的坐着.不知道的路过人难免会认为他只是在神像旁边睡着了。

  
他在修炼些什么呢?鹤丸国永暗自纳罕.于是他去找了莺丸——带着他刚从天上打下来的一串儿麻雀们一起。

  
鹤丸国永是一位极为非典型的鸟类妖怪。同为鸟类妖怪的小乌丸.对小鸟儿们疼爱又加;今剑虽然充满童心.却不舍得伤害小鸟儿们;仅有一山之隔的莺丸.就好像是鸟类的守护神一样.平时仅是喝茶的功夫.就有好几只鸟儿在四周歇息。
 
但是鹤丸跟他们截然不同.他不仅拿弹弓打鸟比谁都准.而且烤鸟儿的手艺还比谁都好。如果见到一个白衣白发的男子蹲在土堆上拿着扇子对着一缕轻飘飘的烟扇风的话.并不用多么奇怪.如果你凑近了.说不定他还会眨眨浅金色的眼睛往你嘴里塞上一只。
 
鹤丸的性格很好.所以残害鸟类这一条并不会被列为“讨厌和鹤丸国永做朋友”清单里的一条。所以对于这种情况.其它的鸟类妖怪只是单纯的一笑了之。
 
莺丸也毫不例外.此时此刻的他看着鹤丸国永把火点了起来.一边儿跟他聊天一边拿着削的尖利的树枝将麻雀串了起来.抿了一口茶.冲着这位后辈淡淡的笑了笑。

  
“所以.你问没问那个孩子的名字?”听完鹤丸国永的一席像是唠家常一样口吻说出来的话.莺丸将茶杯放在右手侧.发问道。

“...山姥切国广.应该是这个名字。”鹤丸想了想.说出了这样一个名字。

“国广啊...”莺丸稍微皱了皱眉头.“鹤丸.你碰上不得了的孩子了呢。”

“莺丸.你不把话说清楚我很困扰的.”

“你听说过阴阳师堀川国广么?”*1

  
tbc.
  

————————————————————————
*1这里的堀川国广原设是锻造被被的刀匠.不是胁差堀川国广
我更新了我没有咕咕咕!!

[鹤山]妖怪退治(一)

 
 
鹤仙鹤丸×阴阳师山姥切.年龄差有.
脑洞来自以前跟朋友的闲聊.
总篇的风格参考
BGM:オノマトペメガネ.
角色属于原作.鹤山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大概是庆祝极化(?).我才没有咕咕咕.
被被极化真是太好看了呜呜呜我他妈的吸爆
请喰我一口兜帽组安利!
后文走2.
——————————————————————
鹤丸国永在村子边上闲逛的时候看见了一个披着白色斗篷的小孩儿——站在一座不大不小的寺庙前,好像是在参拜着庙里的神明。他身上的斗篷并不是很干净.可是说脏也算不上.只不过看上去是用了很久的.边角的磨损与轻微的泛黄使得这件斗篷看起来很是富有年代感。
 
来这间寺庙前参拜的人说不上少.但是也没有很多.大多数是些祈求幸运平安的人.而且这些人会挑选较为暖和的时间来到这个被矮山的阴影覆盖着的寺庙里来——这里过于阴冷了。通常是许个愿就走,从来不做过多的停留。
 
可是鹤丸国永在鸟居后面已经躲了有差不多一个小时了.这个身披斗篷的孩子居然还没有离开的意思.好奇心使的这位整天无所事事的人想要看一看这个不知来历的小孩子到底是哪方神圣.这么小居然能够安静的在那里坐一个小时什么也不干!要是换作他自己怕不是十分钟就要起来活动活动。用自己的话来说.他怕自己屁股粘在坐位上再也起不来了。
   
聪明如鹤丸国永——他也扮作了一位前来参拜的人。在这个孩子旁边装模作样的参拜了一下这个庙里的神明之后.隔了一段距离坐到了这个孩子旁边。转过脑袋去看看这个孩子.他把斗篷的兜帽拉的很低.从侧面看不见他的面容.但是一头柔软的黄色短发却从兜帽中悄悄的探出.在夕阳的映衬下反射着偏金的山吹色。

 
真好看啊.鹤丸国永想着.像是刚刚凝固的琥珀的颜色。
 
 
“你...”鹤丸国永抢先一步找了话题,“是不是跟家人走丢了?”
 
那个孩子听闻人言轻轻的摇摇头.并没有说话.也并没有转过头来.鹤丸国永因为没有看到他的脸.有些失望.但是表面上还是一副知心大哥哥的模样.带着好看的微笑发问.
 
“你不是本地人吧.我好像没在村子里见过你?”
 
“啊...跟哥哥们刚刚搬到这里来.”少年开口说话了.声音很小.只能供两人听见.与鹤丸那上扬的声线形成了鲜明的响度差异。声线跟想象中偏女性化.甜腻稚嫩的童音有所不同.是出乎意料的清冽嗓音.像一汪泉水一样。
 
“那你来了之后每天都来这里吗?”鹤丸双臂抱膝,将自己蜷成尽量小的一堆.侧过脸去看那个自称是刚搬来的孩子。
 
那个孩子转过头来有些不解的看了看这个一直盯着他的奇怪人物.碧色的眼睛眨了眨.“哥哥让我自己来修炼...”说完便又转过头去.说话方式简略的像个大人一样。
 
“这样啊——那我们就是一个村子的邻居了.以后就请多指教了!我是鹤丸国永、”擅自伸出手去的鹤丸国永突然就有些后悔.毕竟他不知道这个看着很阴沉的孩子会不会跟他这个自来熟的人有一样的想法.跟刚相处半个小时不到的陌生人成为谈天说地的朋友。会不会有些尴尬?他在心里这样想。
 
没想到的是这个孩子伸出手来了.握住了他的手轻摇了两下.磕磕绊绊的回答了.比刚才的声音还要小那么一点儿。
  
 
 
“山姥切国广......请多指教了.”
  
tbc.

我要对鹤山下手了嘻嘻嘻。
被被极化太好看了

千手柱间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我流沙雕改图×可能ooc注意.
(快醒醒你是一个沙雕文手

momo其实不是真人版的话还挺可爱的×
p2是我觉得蜜汁神似的两个(大概都是大眼睛角色的原因吧)
大概可以拿去做表情包了

突然翻出这个多年以前的粮。
是粮啊是粮啊!!(靠)

生灵遍地:

和姬友卡了好久的位置,hhh
比基尼:???我做错了什么? @黔夜之鸢

不老魔女(♂)和他捡的小小的屁孩儿

自家的孩子.写着玩来着.以后可能有设定完善吧(发出鸽子魔女的叫声.)
也许有玩梗注意.文风跟平时不一样大概.我流沙雕日常。
捡孩子的老头儿已经67岁了.面容是20岁左右的样子。小孩儿也就八九岁左右。
鸿鹄是指五凤之一的鸿鹄.世界观的设定可能以后会完善。
——————————————————————
常年隐居于荒山野岭的“鸿鹄”先生捡了个小孩儿。
  
这位先生并没有什么大隐隐于朝.中隐隐于市一类的至高情怀.他就是看见了一个熊嘴下的小孩儿.黑色半长不长的头发耷拉下来有点像他弟弟小时候——当然.这些是他自己说的。
   
反正也没什么事儿可干.常年独自在这个不进人烟的鬼地方呆着.唯一可以寻点乐子的只有林子里的飞鸟能够解解闷儿。三十多年.时光荏苒.一只只飞鸟已经在视野可见范围内变成了烤鸡.再没有打牙祭的...啊不是,我是说.再没有可以一起分享快乐的知己.这位白色乱毛的老爷子可能真的就要在这个鬼地方疯掉了。
  
小孩虽然烦了点.但是至少能找点乐子。三十多年的时光早就将这个人恶劣的兴趣完完全全的暴露出来了。以前干坏事之前还要义正言辞的高谈阔论一番.但是此时此景.即使是误人子弟亦或是殴打儿童都不会有人来管——这天高皇帝远的地方有人愿意来就怪了。

这时.被掖进被子里的小孩儿终于醒了.琥珀色的大眼睛颤抖着张开.最终恍惚着聚焦在面前的人影身上。他张开干瘪的唇瓣轻轻的念着
“哥......”
 
旁边的人愣了一下.却没有做过多的反应.到底是经验丰富。
 
“哥......我渴了...”
床上的小孩儿揉揉眼睛.企图直起身子从床上爬起来。
 
仔细端详了一下这个小孩的容貌.好看说不上.眉宇之间却透着一股英气.说不定张开了就好看了。美中不足的是.这个小孩儿稚嫩的脸上从左眼眶下到右边脸上一道长长的疤痕.显露了几分老成。至于这道疤是怎么来的,是森林里的动物所为.还是植物所为,这就不得而知了。
但是这个小孩儿一开口说话.却实在让人气不打一处来——也有可能是鸿鹄先生的偏见。反正这位当事人就是莫名的很恼火。然后他就付诸行动了。
“哥什么哥!”他提高了嗓门佯装发怒,“老子是鸿鹄不是鸽子。”
  
小孩儿被他喊的一愣.定睛看了看眼前的人.发现这个人跟自己的哥哥也就只有配色差不多.其他的没有半点相似之处。
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小孩儿竟然有些惭愧的面色通红.摆弄着手指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看到这副情景白发的男子在心里暗自好笑.不知怎么就说出了一句话.语气还出乎意料的和蔼。
“叫我爷爷吧......听见没?”
 
“哈?”小孩儿好像有点吓傻了。
  
“让你叫爷爷就叫哪儿那么多事儿.你是言情小说的女主吗?”
 
“爷...爷爷...?”
 
“醒了就自己到后院找水喝吧.我秦黔霜从来不养活不下去的小小屁孩儿.”说着这位大爷跟刚从窑子里出来一样头也不回的走了。
  
 
“什么嘛...莫名其妙......”
在他走后黑发小鬼自顾自的嘟囔了起来,
“甘霖凉鸡掰啊??!!”
  
   
远处的人打了个大大的喷嚏.自顾自骂了一句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