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夜之鸢

cn黑鹰\黔鸢.屯点喜欢的东西吧.主要是个咕咕文手.圈多坑杂.cp观混乱.很高兴认识您啦.
[我没有烟和酒.你愿意听我讲故事吗?]

[鹤山]妖怪退治(二)


  
鹤仙鹤丸×阴阳师山姥切.年龄差有.
脑洞来自以前跟朋友的闲聊.
总篇的风格参考
BGM:オノマトペメガネ.
角色属于原作.鹤山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庆祝被被极化产物.我也不知道能写多久的中长篇
这个感觉就好像lv20左右的小切国和lv99的大鹤鹤.
我希望我能把它写成HE.
此章有莺丸出现注意!
前文走1.
————————————————
鹤丸国永是一个悠闲的人.很少对旁人产生特殊的兴趣.也许是活的时间长了.见到东西比一般人要多的缘故吧。但是在这个地方偶然遇见的小孩子却勾起了他极大的好奇心.不知从何而生的感情诱导着他.想要进一步了解这个孩子。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冥冥之中告诉他这个孩子有异于常人的地方.但是至于究竟是什么地方.鹤丸自己也说不上来。
 
这个孩子安静又漂亮.像是一块温玉一样.与庙里供奉的鹤神很是相衬。只有那件有些老旧的斗篷能明确的告诉这么想的人——这是一块儿还未经开拓过的璞玉。

  
“哥哥让我自己来修炼”鹤丸国永想起了这句话.出自那个早熟的小孩儿。
 
啊、那就应该是每天都来咯?
 
于是鹤丸便每天都来看这个“认真修炼”的孩子.有时是明面上假借着参拜神明的名义来跟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上几句.有时是背着他在离着挺远的高树上看看这个孩子。
 
这样一连就是一个月.一个月过来鹤丸国永也没有发现他有在修炼什么.每天只是闭着眼睛坐在仙鹤神像的旁边阖拢双眸直直的坐着.不知道的路过人难免会认为他只是在神像旁边睡着了。

  
他在修炼些什么呢?鹤丸国永暗自纳罕.于是他去找了莺丸——带着他刚从天上打下来的一串儿麻雀们一起。

  
鹤丸国永是一位极为非典型的鸟类妖怪。同为鸟类妖怪的小乌丸.对小鸟儿们疼爱又加;今剑虽然充满童心.却不舍得伤害小鸟儿们;仅有一山之隔的莺丸.就好像是鸟类的守护神一样.平时仅是喝茶的功夫.就有好几只鸟儿在四周歇息。
 
但是鹤丸跟他们截然不同.他不仅拿弹弓打鸟比谁都准.而且烤鸟儿的手艺还比谁都好。如果见到一个白衣白发的男子蹲在土堆上拿着扇子对着一缕轻飘飘的烟扇风的话.并不用多么奇怪.如果你凑近了.说不定他还会眨眨浅金色的眼睛往你嘴里塞上一只。
 
鹤丸的性格很好.所以残害鸟类这一条并不会被列为“讨厌和鹤丸国永做朋友”清单里的一条。所以对于这种情况.其它的鸟类妖怪只是单纯的一笑了之。
 
莺丸也毫不例外.此时此刻的他看着鹤丸国永把火点了起来.一边儿跟他聊天一边拿着削的尖利的树枝将麻雀串了起来.抿了一口茶.冲着这位后辈淡淡的笑了笑。

  
“所以.你问没问那个孩子的名字?”听完鹤丸国永的一席像是唠家常一样口吻说出来的话.莺丸将茶杯放在右手侧.发问道。

“...山姥切国广.应该是这个名字。”鹤丸想了想.说出了这样一个名字。

“国广啊...”莺丸稍微皱了皱眉头.“鹤丸.你碰上不得了的孩子了呢。”

“莺丸.你不把话说清楚我很困扰的.”

“你听说过阴阳师堀川国广么?”*1

  
tbc.
  

————————————————————————
*1这里的堀川国广原设是锻造被被的刀匠.不是胁差堀川国广
我更新了我没有咕咕咕!!

评论(7)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