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夜之鸢

cn黑鹰\黔鸢.屯点喜欢的东西吧.主要是个咕咕文手.圈多坑杂.cp观混乱.很高兴认识您啦.
[我没有烟和酒.你愿意听我讲故事吗?]

不老魔女(♂)和他捡的小小的屁孩儿

自家的孩子.写着玩来着.以后可能有设定完善吧(发出鸽子魔女的叫声.)
也许有玩梗注意.文风跟平时不一样大概.我流沙雕日常。
捡孩子的老头儿已经67岁了.面容是20岁左右的样子。小孩儿也就八九岁左右。
鸿鹄是指五凤之一的鸿鹄.世界观的设定可能以后会完善。
——————————————————————
常年隐居于荒山野岭的“鸿鹄”先生捡了个小孩儿。
  
这位先生并没有什么大隐隐于朝.中隐隐于市一类的至高情怀.他就是看见了一个熊嘴下的小孩儿.黑色半长不长的头发耷拉下来有点像他弟弟小时候——当然.这些是他自己说的。
   
反正也没什么事儿可干.常年独自在这个不进人烟的鬼地方呆着.唯一可以寻点乐子的只有林子里的飞鸟能够解解闷儿。三十多年.时光荏苒.一只只飞鸟已经在视野可见范围内变成了烤鸡.再没有打牙祭的...啊不是,我是说.再没有可以一起分享快乐的知己.这位白色乱毛的老爷子可能真的就要在这个鬼地方疯掉了。
  
小孩虽然烦了点.但是至少能找点乐子。三十多年的时光早就将这个人恶劣的兴趣完完全全的暴露出来了。以前干坏事之前还要义正言辞的高谈阔论一番.但是此时此景.即使是误人子弟亦或是殴打儿童都不会有人来管——这天高皇帝远的地方有人愿意来就怪了。

这时.被掖进被子里的小孩儿终于醒了.琥珀色的大眼睛颤抖着张开.最终恍惚着聚焦在面前的人影身上。他张开干瘪的唇瓣轻轻的念着
“哥......”
 
旁边的人愣了一下.却没有做过多的反应.到底是经验丰富。
 
“哥......我渴了...”
床上的小孩儿揉揉眼睛.企图直起身子从床上爬起来。
 
仔细端详了一下这个小孩的容貌.好看说不上.眉宇之间却透着一股英气.说不定张开了就好看了。美中不足的是.这个小孩儿稚嫩的脸上从左眼眶下到右边脸上一道长长的疤痕.显露了几分老成。至于这道疤是怎么来的,是森林里的动物所为.还是植物所为,这就不得而知了。
但是这个小孩儿一开口说话.却实在让人气不打一处来——也有可能是鸿鹄先生的偏见。反正这位当事人就是莫名的很恼火。然后他就付诸行动了。
“哥什么哥!”他提高了嗓门佯装发怒,“老子是鸿鹄不是鸽子。”
  
小孩儿被他喊的一愣.定睛看了看眼前的人.发现这个人跟自己的哥哥也就只有配色差不多.其他的没有半点相似之处。
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小孩儿竟然有些惭愧的面色通红.摆弄着手指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看到这副情景白发的男子在心里暗自好笑.不知怎么就说出了一句话.语气还出乎意料的和蔼。
“叫我爷爷吧......听见没?”
 
“哈?”小孩儿好像有点吓傻了。
  
“让你叫爷爷就叫哪儿那么多事儿.你是言情小说的女主吗?”
 
“爷...爷爷...?”
 
“醒了就自己到后院找水喝吧.我秦黔霜从来不养活不下去的小小屁孩儿.”说着这位大爷跟刚从窑子里出来一样头也不回的走了。
  
 
“什么嘛...莫名其妙......”
在他走后黑发小鬼自顾自的嘟囔了起来,
“甘霖凉鸡掰啊??!!”
  
   
远处的人打了个大大的喷嚏.自顾自骂了一句娘。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