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夜之鸢

cn黑鹰\黔鸢.屯点喜欢的东西吧.主要是个咕咕文手.圈多坑杂.cp观混乱.很高兴认识您啦.
现主火影坑底.我永远喜欢扉间聚聚!
[我没有烟和酒.你愿意听我讲故事吗?]

#文风清奇注意
#可能ooc注意
#成吉思汗×马可波罗向注意
    
    

  方才出了己方的防御塔,便撞见了对面那个金发碧眼,手持双枪的少年。看着那个同是射手的少年手中那两支反射着金属光泽的枪支,不尽发自内心感叹到:
 
  这应该是个很难对付的家伙阿。
 
  伸手挠了挠自己那只大狼的耳根,唤着它的名字叫它冷静下来,长期的征战使得它的这只大狼能够通晓人的秉性,不久便安静了下来,但是身上的肌肉明显还是处于着紧绷状态。
 
  很明显,整个王者峡谷也他知道,这种状态才是兽类的最佳战斗状态。他抬起手,从肩上取下他的武器-----那把不知沾染了多少战士鲜血的弓,又从巨狼身侧的箭桶中拔出一支箭,搭箭上弦,双腿一催胯下那匹巨狼,一转眼便到了那人跟前,便放出了第一支箭,紧接着,是第二支,第三支,还有更多支。
   
  那金发少年很明显感受到了来自对面的敌意,努力的躲闪着,毫不含糊的朝着对面攻击。子弹如同耀眼的烟火般,从枪口中裹挟着火药的味道飞旋而出,朝着成吉思汗射过来。尽管那只巨狼十分灵活,可还是有几枚子弹在那只大狼的身上绽开了,猩红色的罢了,成吉思汗皱了皱眉头心中不免有些心疼,毕竟那可是自己出生入死的伙伴。
 
  但是战争嘛,双方肯定都是要有损失的,几只射中了那少年,没有坐骑的他,自然是自己承受了这些疼痛。少年咬了咬牙,抬头看了眼那高高骑在狼上的人,继续举起枪准备接着射击。这时,成吉思汗突然一催胯下那只大狼,想让它跑回去。
  
  那狼先是一愣,虽然主人往常都会用这种方法来试探对面不熟悉的敌人,可是没有这么断时间就返回的,但是毕竟是主人的命令,于是还是跑了回去。
   
  成吉思汗叹了口气,望了望阴沉的天空,说真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快就回来,只是依稀记得有什么场景在自己眼前一扇而过,究竟是什么也没有看清,只记得是自己的故乡中的某个场景罢了,但却是空无一人的。
   
  正想着,己方英雄的聚集打断了他的思路,与此同时,敌方的英雄也迅速的向这边聚拢过来,这是团战之前的预兆。成吉思汗也不免暂时让自己的思绪停滞下来,将注意力都集中到战斗中去。
     
  不远处传来匕首击打在甲胄上的声音,战斗已经开始了。毫不慌张的将两个陷阱投掷在一旁的草丛中,紧接着抓起箭桶中的箭便向对方射去,刚攻击了对方还没几下,便传出了一声冷冰冰的机械音。
  
  “First Blood.”
   
  说实话,成吉思汗不是很喜欢,甚至说,是比较厌恶这个声音的,不仅仅是因为一血是敌方英雄拿的,最重要的是他讨厌极了这个没有任何人类的气息可言的声音,给人带来的一股生命消逝了一般的恶寒。但是很不凑巧,这个声音又响了起来。
   
  “Double Kill.”
    
  刚开始团战就被对方拿了两个人头,实是令人不悦,己方英雄明显的开始较起劲来。耳畔响起匕首连续砸落的声音,把对面的妲己砸了个残血,眼睁睁看着这个可怜的小狐狸躲进草丛里企图躲避开那些泛这金色光芒的匕首,却又阴差阳错的撞到了自己刚布下的陷阱中。他向来是不愿与这些已经无力反击的英雄们消耗过多时间的,便干净利落的给了她两箭。
     
  “You Have Slaid An Enemy.”
    
  那机械音鬼使神差般的钻入成吉思汗的耳朵,又一次钩起了他的厌恶,转身观瞧了一下正处于混战状态的两队英雄。
     
  自己的队伍明显处于劣势。
  
  己方只剩下的三个英雄,而敌方却还有四个,敌方坦克身后,站立着那个举着两只手枪射击的少年,整齐的金发此时已显得有些凌乱,碧色的双眼却还是注视着前方的敌人,子弹飞速的向着与他对立的英雄射来,实属令人目不暇接,己方英雄明显支撑不住了,开始向后退去。
     
  成吉思汗看了看向后撤退的队友,看了看自己明显无法与对面四个人抗衡的血条,跟在队友后面,也撤了回去。
    
  这确实是个不好对付的家伙。
     
  事实证明成吉思汗刚开始的预判是正确的,可是那个一闪而过的画面又浮现在了他的脑海里,确实是故乡的景象,但是却不知为何,依旧模糊不清,似乎是曾经见过的,曾经为此惊诧过的,又不曾留下深刻记忆的场景罢了。
  
  可是,无端的,为什么会想起故乡呢?
  
  无从得知。
  
  于是成吉思汗便恢复了他那往日的模样,不再去思考这些令他一想就放不下的东西。很快,机械音的突然响起又使他燃起了斗志。
    
  “请求集合!”“请求集合!”
    
  看了一眼地图,敌方的人数为两人,自己这一边加上自己就是四个人。
   
  四个人对付两个人,绰绰有余。
   
  将要赶到战场时,对方的其中一个人已经被解决掉了,剩下一个坦克却迟迟没有被解决掉,自己这边的人死了一个坦克,还剩下两个人血亮到也充足。感叹了一下自己来得正是时候,在远处便拉起了弓箭,胯下那匹狼早已经受不住战争的欲望,怪嚎一声向前冲去,那箭刚脱手,就如同一支飞鸟一般不偏不倚射中了对方的要害。
    
  “Shut down.”
    
  自己好像抢了个人头呢。有点尴尬的冲队友笑了笑,道了个歉。队友倒是没有说什么,但是转眼间,本来值得庆祝的一幕就突然发生的变化。
    
  草丛中钻出对面的两名射手英雄,冲在前面的是一个举着弓箭,全身上下都像是着了火的人,紧随其后的是那个金发少年。自己这边的两位法师不约而同的展开书页,只见那两本书中射出了耀眼的光芒,成吉思汗看着,眼睛也有些略微发疼,那少年见势向后跳了开来,避过了那足以致命的一击,那个手持弓箭的人却并没有这么幸运,命送在两个法师书中的光柱之下,但是等两个法师的技能都放完了之后那少年突然又如同飞鸟一般瞬间到了他们身前,紧接着就是一统扫射。
      
  成吉思汗慌忙拉开弓箭,也朝着那人射过去,可是已经无法弥补他给己方两个法师造成的伤害了。
    
  “Killing Spree.”
   
  “Double kill.”
    
  又是两声机械音在成吉思汗耳边响起,明显的激怒了他,有人居然在自己眼皮底下杀掉了自己的两个队友但却并没有逃跑。
   
  对方似乎也察觉到了自己身上某种机关打开了一般倾斜而下的杀气,转身就欲逃开,但却慌乱间撞上了队友死去之前留下的堡垒,成吉思汗立刻催狼上去补了几箭。等到那人被解除控制的时候,已经没有多少血了,之间那少年一跌一撞的向前走去,鲜血顺着他原本洁白的衣襟上流淌下来,一滴一滴砸在地上,空气中弥漫着的血腥气息令那只巨狼兴奋极了,更加起劲的追赶着敌人。
  突然,少年身上像是有什么东西滑落了下来,落在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那东西虽然沾染上了血渍但却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定睛一看是一枚十字架。少年忽的停住了脚步,可成吉思汗却并没有追上去,那少年背对着他,倒退了两步将那东西紧握在手中站立不动了,转过身来看着他的敌人。幽蓝色的眸子清澈的像是能够映出人的倒影一般,望着他的敌人,眼中却并没有面临死亡时的恐惧,取而代之的却是湖水般的平静。
 
  成吉思汗停在了原地,脑海中的画面倏的清晰了起来,那是草原的月夜,月夜下的湖面倒影着一轮满月,湖面与草地相交在那不为人知的地方。
   
  “来给我最后一击吧…”那少年握紧了手中的十字架,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一般。
   
  “不,你走吧…”成吉思汗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鬼使神差的冒出了这么一句。
  
  少年充满疑惑的用那对碧瞳看了看他的敌人,但最终还是准备离开。
   
  “等等!”那少年转身之前,成吉思汗叫住了他,“离开之前,总要让我知道你叫什么吧?”
   
  少年转过身去,又回头看了看敌人,忽的笑了。
  
“Marco Polo .”
   
  临走之前甩下一句带着些许威尼斯口音的英语。
   

    
      
   
  成吉思汗笑了笑,没有作声,停滞在了原地一般。
  

  反正是同一个海洋中的鱼儿,总会有第二次碰面的。
 

评论(7)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