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夜之鸢

cn黑鹰\黔鸢.屯点喜欢的东西吧.主要是个咕咕文手.圈多坑杂.cp观混乱.很高兴认识您啦.
[我没有烟和酒.你愿意听我讲故事吗?]

第一次相遇#荒天#

*人物属于游戏,ooc属于我,锅属于汤圆(咦)
*瞎写,爽文现场,短小,我爽就好(?)
大概是年轻的狗子私下里文艺正好被荒川撞见了的无聊故事(咦)
*可以的话请继续
     
       
    
         那只年纪不大的妖怪坐在树上,墨色的双翼被隐藏在那棵参天大树葱茏的枝杈中,双手直直的撑着身旁的枝干,脑袋微微向上抬起,似是注视着那显现出暗意的天色,那双着着颇高木屐的好看双腿也轻轻的前后摇晃着,并没有意识到这片水域的领主正站在自己正坐着的树底下,目光正聚焦在自己身上。只见他抬起袖子,从中取出一只笛子来,那是一只做工精美的竹笛,在月光的映照下反射出银色的光辉。
        蚌中的珍珠也应当反射出这样的光辉吧,荒川之主这样想到。
        正想着,树上传来了清脆干净的笛音,曲调不像是他平常听到伤春悲秋之流,平静中微微带着一点孤高的气势,却又丝毫不乏美感。流水,这是第一个浮现荒川之主脑中的词汇,流水般的音韵。
        抬头看看正在吹笛的妖怪,从那人的背后看不见对方的面部表情,只能从树间的缝隙中瞥见他那一头服帖的米白色短发,和因为吹笛而稍稍抬起的一截白皙的手臂。那条手臂很细,被服饰包裹着,像是东方的某种粘土制品,不小心就会碰坏的感觉。凝视着那对看的并不真切的墨色双翼,荒川之主在心底里给了自己一个感觉,但是这种感觉是模糊的,像那对并不真切的双翼一般。
        于是那只吹笛的妖怪听见了来自身后突然响起的掌声,在他一曲吹毕之后。
        “什么人?”几乎是在从树上飞起的同时,那只妖怪似乎是有些懊恼对方打扰了自己的心境,用那清冽又有些低沉的声音发问道。
        荒川之主笑了笑,并没有做出回应,而是反问了自己的问题。
         “从这笛声听来,对面可是大天狗大人吗?”
         “哦?那你是来找吾打架的吗?”对面的妖怪脸上露出了一个颇为感兴趣的表情。
         “非也,”荒川之主向对面那个被称为大天狗的妖怪做出了一个邀请的动作,“月圆之夜,大天狗大人是否能有雅致与吾共饮一杯呢?”
         “……”   被邀请者扇动着他那对墨色的双翼,沉默了一会儿
       
  
     
       “如果你打赢了,我到可以考虑考虑?”
  

----------------------------------------------------------------
 
来自老黑鹰的剧透:他们最后还是喝了(咦)
   
以及希望你们能找我扩列玩w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