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夜之鸢

cn黑鹰\黔鸢.屯点喜欢的东西吧.主要是个咕咕文手.圈多坑杂.cp观混乱.很高兴认识您啦.
[我没有烟和酒.你愿意听我讲故事吗?]

群宣群宣,占tag抱歉

#它一点也不正经,请看最后那点×#
#扩的都变欧了系列#
#一点也不严肃的群宣#
  
       
『当世界陷入混乱之时将是什么样子呢?』
   
世界上的某个普通角落有这么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这样想着。他看了看眼前的场景,不禁发出一声惊讶的呼叫,声音很轻随即消散在夜色之中。
      
剩余的时间仅有十秒钟。仅此而已。
 
『第十秒』    
【First Blood.】冷冰冰的机械女音在耳畔回响着,给予着人一种生锈金属般的触感。年轻的狙击手竖起了那对头上褐色的狼耳,风将那对耳朵上那僵硬的狼毫吹得有些凌乱。狙击手站起身,将枪戳在地上,望了望峡谷的天空。还有九秒.

『第九秒』
夜空中突然极不和谐的出现了一个自动贩卖机,却以一条优美的弧线划过天空,重重的落到了地上。被称为情报贩子的那个男人站在高处,脸上露出了一个戏谑的笑容,但看起来是并不想干涉眼前发生的事情,默默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啊,还有八秒啊。他这样说到.
      
『第八秒』
[退治山姥切可不是我的工作.]带着兜帽的男人这样说着,还是接过了主人手中的命令薄。从主人的屋子走出来,穿过走廊,这位年轻的刀剑,不,确切的来说是刀剑上的付丧神抬手摇响了本丸手摇铃,低头看着手里的出征名单。是吗,这样啊,看来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了。
       
『第七秒』
昏暗的酒吧中的各种器具,在柔和的灯光的照射下,泛着温暖的光。门突然被打开了,与往常相同的,最晚回来的还是那个赤王。[酒吧内禁止抽烟哟.]金发碧眼的男人站在吧台之后擦拭着杯子,对眼前的人说到。吧台上方的时钟在静谧的夜里默默的走着,发出嘀嗒嘀嗒的声响。还有仅存的六秒钟.
     
『第六秒』
[太宰!想什么呢,认真工作!这可是很重要的委托!]身后传来搭档催促的吼叫声,身上缠满绷带的男人似乎习以为常的并没有因为这声恼怒的吼叫改变自己的行动,反之形态却像极了一种不知名的大型猫科动物般,完全没有意思想要认真对待的架势。[国木田君,这样总生气会长皱纹的哟,快记下来×]说着露出了一副认真的表情。[总……生……气……会…]带着眼镜的男人注视着笔记本的目光突然瞥到了手表上的数字,目光一下子变得严肃了起来。时间不多了啊,太宰。
   
『第五秒』
[我喜欢有梦想的参赛者]银屏上的白发男人如是说到,脸上露出了有极富亲和力的微笑。赛场上金发的少年在大声的呼叫,其他人却在冷眼旁观。毋庸置疑,这是一个单纯幼稚的新参者。银幕就此消失在空中,可是大赛的规则与残酷的现实却永远不会。天使长转身走进了监控室,正惊讶着那个黑色的入侵者什么时候又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闯入了赛事,却清楚的听见那一团黑色中冒出的声音
[10……9.……8……7……6……5…]
     
『第四秒』
大厦的窗台上坐着一个黯红眼睛的少年,与屋内的几人相比十分不合群,窗外的道路,昏暗的路灯,与过往的行人,与这个充斥着欺骗的世界一同被尽收眼底。[少主,快到时间了。]屋内传来一声中年男子声音。[这么快啊.又要见面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无趣]最终还是那声似乎是在叹惋着什么的声音。

BREAK.第三秒.新的秩序即将开始.
   
COVER.第二秒所有人一起的.
   
DESTORY.仅剩一秒.这便是纷乱的世界.
     
『事实证明,混乱之时,却并不是灾难之日』
少年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
↑↑↑↑↑以上净是扯淡↑↑↑↑↑
这不是什么正经群宣根本×
史上最帅综漫语c群欢迎你的到来,看头像就能看出群的剧毒×
审核,月戏,改皮戏,禁白什么的,不存在的×
支持扫码和手动戳我拉群两种方法×
各种剧组都缺人,你能来真是太好了
≡≡≡≡≡≡≡≡≡≡≡≡≡≡≡≡≡≡≡≡≡≡≡≡≡≡≡≡≡≡≡≡≡≡≡≡≡≡≡≡≡≡≡≡≡≡≡≡≡≡≡≡
来自一个今天又忘记了您的名字的老髭切×

评论(1)

热度(6)